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46归来

846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姑嫂俩在屋子里说了近一个时辰的话,萧霏方才离去。
  
  东次间里,只剩下了南宫玥,屋子里一片静谧。
  
  临近中午,温暖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南宫玥慵懒地倚靠在窗边,眼帘半垂,樱唇微抿,心绪转得飞快。
  
  到底是谁让一向在亲事上是榆木疙瘩的萧霏另眼相看,而且,有些开窍的迹象呢?!
  
  能与萧霏接触的男子屈指可数,这几日,萧霏待在王府就不曾出过门,最近一次出门也就是万青山的冬猎了……
  
  想着,南宫玥心念一动,莫非,冬猎的那几天发生了什么,所以才让萧霏一向平静无波的心潭泛起了些许涟漪?
  
  窗外的树叶随风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一只胖乎乎的橘猫从枝叶中探出头来,金色的猫眼一眨不眨地与南宫玥四目对视,然后发出轻轻的“喵呜”声,似乎在赞同她的猜测。
  
  橘猫警觉地盯了南宫玥片刻,发现她是独自一人,身旁没有那只淘气的团子后,就松了一口气,悠然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南宫玥看出猫儿的神态变化,忍俊不禁地勾唇。她把手肘撑在窗槛上,托着下巴继续思索着,回忆冬猎时发生的事。
  
  要说冬猎那几日萧霏身上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大概也唯有她在万青山走丢的那件事……那之后,萧霏因为崴了脚,除了最后一天与小家伙一起去放生那只白鼬以外,中间就再也没出营地。
  
  南宫玥还记得百卉与她说过,那一晚,萧霏是被常怀熙和阎习峻找到并带回营地的。
  
  难道说让萧霏另眼相看的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
  
  南宫玥的眸子微微一瞠,若有所思。
  
  恐怕不会是常怀熙……
  
  之前,萧霏曾与自己明言常家不错,如果是常怀熙的话,萧霏就不需迟疑,只需与自己言明即可,莫非——
  
  是阎习峻?!
  
  如果真的是阎习峻的话,阎家门第不显,家风不佳,而阎习峻又是庶子……
  
  想着,南宫玥心中有些迟疑,抬眼再次看向枝头的橘猫,眉头微蹙。
  
  “小橘……”她猜得对不对?
  
  南宫玥盯着橘猫的圆脸似在询问,橘猫歪着脑袋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仿佛在说,它怎么知道!
  
  随即,小橘安然地在树枝上蜷成一团,舔舔脖颈的绒毛,晒着太阳继续睡起它的午觉来。
  
  看那橘色的毛团睡得如此香甜的样子,南宫玥也忍不住被传染了睡意,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皮沉甸甸地,不知不觉中,她靠在窗边昏沉沉地睡去了……
  
  连院子里的微风似乎都不忍吵醒这一人一猫,风变得更为温柔了……
  
  相比南宫玥的悠闲,碧霄堂乃至骆越城中都为了过年忙得是脚不沾地。
  
  忙碌的时候,日子过得飞快,眨眼又是几日飞逝,腊月十三,又一批南疆军从西疆声势浩大地归来了,这一次带队的人是韩淮君。
  
  当韩淮君在竹子的引领下来到碧霄堂的外书房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
  
  外书房中的几扇窗户大开,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口柔和地洒在了萧奕俊美的脸庞上。
  
  岁月如梭,距离韩淮君上次陪摆衣来南疆已经三年了,对他而言,萧奕的书房看着陌生而又似乎有些眼熟,时隔三年,他的身份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挑帘进屋后,韩淮君一眼就看到萧奕笑吟吟地对着他招了招手,“阿君,过来坐!”
  
  萧奕那随意的语气和神态一如当年在王都,一般无二。
  
  韩淮君怔怔地立在原地,几乎以为自己此刻身在王都,几乎以为时光倒转,“大哥”二个字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许多年前,他输给了萧奕,愿赌服输,才叫年龄比他还小的萧奕一声“大哥”,心里自然有几分别扭,并不似傅云鹤、原令柏他们那般心悦诚服。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他在南疆军麾下效力,原本是打算尊称萧奕一声“世子爷”,却没想到萧奕一如往昔,哪怕他如今堪称权倾天下,却似乎一点也没变,仍是王都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世子。
  
  韩淮君原本有些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笑了。
  
  士为知己者死,也是因为有这样的萧奕,才有官语白,有姚良航,有傅云鹤……有南疆万千将士万众一心,甚至连平阳侯也投效了镇南王府。
  
  一瞬间,韩淮君的心中思绪翻涌,想到先帝,想到新帝,想到西疆……想到已然腐朽的大裕朝堂,覆水难收,他是决不可能再走回头路的!
  
  韩淮君定了定神,嘴角透着一抹坚毅,他大步走到窗边的圈椅上坐下,与萧奕仅仅隔着一个案几。
  
  竹子给二人上了茶水后,就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之后,韩淮君就与萧奕说起了正事,如今西疆已经不在属于大裕,而是被归到西夜郡下,这几月,他们终于收编了原西夜军,以此补充了驻扎西夜的兵力,又有姚良航留在那里照看着,西夜那边应该出不了岔子,所以萧奕就命韩淮君率一万南疆军从西疆归来。
  
  两个青年清朗的声音间或地回荡在书房里……直到竹子在一炷香后进来禀话,二人方才从书房走出,远远地,就看到几道熟悉的身形正往这边走来。
  
  蒋逸希、韩绮霞、原玉怡,还有被南宫玥牵在手里的小萧煜,都朝韩淮君和萧奕这边走来。
  
  然而,韩淮君的眼里却只容得下一人。
  
  几十丈外,蒋逸希身穿一件青莲色葡萄纹刻丝褙子,乌黑的青丝挽成了牡丹髻,鬓发间的赤金镶珠凤钗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女为悦己者容,她显然是特意妆扮过的。
  
  韩淮君大步流星地走向妻子,目光灼灼,嘴角不由得翘起,英俊清朗的脸庞柔和了不少。
  
  短短不到一年,发生的事太多了!
  
  曾经一度,他几乎以为他此生再也无法与蒋逸希团聚,以为他们夫妻俩要永远分隔两地直至埋骨土下……
  
  韩淮君的眼眶有些酸涩,蒙上天垂怜,他还有她!他们还能在这距离王都千里之外的地方重逢。
  
  蒋逸希被韩淮君灼灼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秀丽的脸庞上染上了如桃花般的红晕,低低地唤了一声:“阿君。”
  
  蒋逸希心里如释重负,他能平安归来,比什么都好!
  
  南宫玥、韩绮霞和原玉怡在一旁彼此看了看,三人的嘴角都带上了戏谑的笑意。
  
  她们早就从萧奕那里知道韩淮君这几日会回来,今日正午,韩淮君刚到骆越城大营,便有人急匆匆地来碧霄堂报讯,南宫玥就急忙派人把蒋逸希和韩绮霞她们接了过来,又通知了原玉怡。
  
  须臾,韩淮君总算回过神来,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与韩绮霞、原玉怡等人纷纷见了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