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47后路

847后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腊月二十五,在呼呼的寒风中,傅云鹤终于抵达了阔别多年的王都。
  
      距离他上次随萧奕离开王都远赴南疆已经四年多了,乍一眼望去,王都似乎一点也没变!
  
      傅云鹤倒没什么近乡情怯,抛下了王进佑,就自己赶回了咏阳大长公主府,公主府的正门大敞,府中上下因为三少爷的归来而沸腾了。
  
      咏阳、傅大老爷、傅大夫人以及傅大少爷傅云鹏等人都聚集在咏阳的五福堂里,正堂被挤得满满当当,空气里弥漫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等傅云鹤正儿八经地给长辈们一一请安后,傅大夫人就急切地把三子拉过来看了又看,眼眶微微湿润,道:“鹤哥儿,你瘦了!这段时日苦了你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傅云鹤眼角一抽,听母亲这口气,怎么好像他是刚做苦力回来似的。
  
      傅云鹤从小就是个嘴甜的,这么大的人照样撒娇,没几句话就把傅大夫人逗乐了,屋子里一片语笑喧阗声,和乐融融。
  
      跟着,傅大老爷就问起了傅云鹤这些年在南疆的事,在场的都是自家人,傅云鹤也不藏着掖着,滔滔不绝地一一说了,一桩桩一件件都出乎众人意料,傅大老爷和傅大夫人面面相觑,有点懵了。
  
      傅大夫人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傅云鹤道:“鹤哥儿,你说你率南疆军去打得西夜?”
  
      看着母亲震惊的样子,傅云鹤心里更乐了,勉强谦虚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我就是听安逸侯的吩咐而已……”
  
      傅云鹤说得轻描淡写,傅大夫人则是眼神呆滞,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直愣愣地看着傅云鹤。
  
      当年百越突犯南疆,镇南王世子萧奕主动向先帝请战,傅云鹤也随萧奕一起去南疆参军,这是咏阳的意思。
  
      公主府一向不擅权,咏阳早在多年前就将兵权交还给了先帝,傅家众人都明白咏阳在世时傅家的地位不可动摇,但是等将来她离世以后,傅家在王都的地位恐怕就会一落千丈……傅云鹤不是嫡长孙,不用继承公主府,所以咏阳就让他自己去搏一把前程,也是为公主府寻一条后路。
  
      最初傅大夫人因为咏阳的威严不得不同意三子去南疆,可心里其实觉得三子自小顽劣,根本就还没长大,去了南疆后估计很快就会哭着跑回王都,却没想到他跟着萧奕在南疆屡屡立功,才几年就已成了正三品将军,还独领一军,那可是一万大军啊!
  
      家里人都为傅云鹤感到骄傲,连傅大夫人心里不得不钦佩婆母的眼光……可谁想,南疆突然宣布独立了!
  
      那阵子,傅大老爷夫妇都是忧心忡忡,尤其是傅大夫人,每晚都夜不成寐,噩梦连连,担心远在南疆的傅云鹤,还去求咏阳想办法把傅云鹤救回王都来,可彼时公主府也是祸事连连,先帝与咏阳政见相左,冲突不断,后来先帝忽然殡天,还把咏阳也牵扯了进去,公主府一度风声鹤唳……
  
      直到新帝韩凌樊登基,一切才终于好转!
  
      如今连三子傅云鹤也平安归来了,傅家的这一场劫难总算是彻底过去了!
  
      看着傅云鹤说话间意气风发的样子,显然在南疆过得如鱼得水,风声水起,傅大夫人不由心中有些复杂,颇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她那个最顽皮、最不懂事的三子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姜是老的辣,婆母的眼光和见识都远非他们可比!
  
      想着,傅大夫人又感慨地看向了咏阳。
  
      咏阳气定神闲地饮着茶,她早就与长子长媳说过,鹤哥儿不会有事,阿奕性子疏朗,不是那等重疑猜忌之人……
  
      咏阳眸光一闪,想起了已经先逝的某人,心绪微微起伏,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逝者已去。
  
      傅云鹤说得口也干了,一口气饮尽一杯茶水,然后一脸期待地看向了咏阳,“祖母……”
  
      他笑吟吟地搓着手,急切地问道:“大婚的事宜准备得怎么样了?孙儿什么时候可以去迎娶霞表妹?”
  
      咏阳失笑,“放心吧,都给你准备好了!”说来傅云鹤和韩绮霞都年龄不小了,若非这些年的“意外”,婚事何至于拖到今日!
  
      然而,傅大夫人却面露迟疑之色,问道:“鹤哥儿,你成亲后就不是一个人了,也该安定下来了……”
  
      傅大夫人的言下之意是想劝傅云鹤回王都任职,但她话没说完,傅云鹤已经果决地说道:“娘,我打算和霞表妹一起留在南疆。”他的语气中没有一丝犹豫。
  
      闻言,傅大夫人更为忧心了。现在大裕和南疆的关系是尚可,可是又能太平到何时呢?!等有朝一日,万一南疆要北伐大裕,他们家鹤哥儿可是大裕宗室,届时他岂不是要处于两难的境地?!那时萧奕又会怎么想?!
  
      傅大夫人的嘴唇动了动,想劝,可是儿大不由娘,早在当年傅云鹤下定下决心去南疆时,傅大夫人就劝不动这个儿子了。
  
      傅大夫人求助地看向了咏阳,可是咏阳正捧起茶盅,垂眸饮茶,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傅云鹤笑嘻嘻地对着傅大夫人又道:“娘,我们的婚事可就全拜托您了,您儿子我一把年纪了,再不娶媳妇,我都要成老光棍了!”
  
      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把咏阳和傅大夫人都逗笑了,屋子里的凝重一扫而空。
  
      算算日子正好三个月国丧也结束了,咏阳就和傅大夫人商量着让傅大夫人在年后随傅云鹤起程亲往南疆迎亲,乐得傅云鹤千恩万谢,又说了一堆甜言蜜语。
  
      傅大夫人伸指在儿子的额心点了点,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鹤哥儿,你难得回来,这几天你就乖乖待在府里,别成天野到外面去!”
  
      傅云鹏也颔首附和道:“三弟,母亲说得是……”
  
      “那恐怕不行!”傅云鹤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眼看着傅大夫人和傅云鹏皱起了眉头,傅云鹤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又道:“祖母,爹,娘,我这次来王都一来是为了成亲的事,二来也是作为南疆的使臣,代表镇南王府来与朝廷洽谈的。”
  
      话落之后,屋子里一片寂静,傅家人再次懵了,连咏阳就愣住了,摇摇头:这个阿奕还是没变,行事出人意料!
  
      傅云鹏眉宇紧锁,又道:“这萧世子是不是故意在离间朝廷和我……”
  
      咏阳淡淡地看他一眼,傅云鹏随即噤声,略显局促。
  
      见状,咏阳心里幽幽叹息,正要说什么,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跑来禀说,傅云雁和南宫昕来了!
  
      正堂里,随着傅云雁和南宫昕的到来,再次沸腾了起来,紧接着,傅家的其他几房听闻傅云鹤回来的消息,也陆陆续续地到了。
  
      今日的主角当然是傅云鹤。
  
      傅家众人皆是围着他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又有人提议要给傅云鹤办接风宴,府中的下人便匆匆忙忙地去备酒席……这一晚,男人们在接风宴上喝得畅快淋漓,酩酊大醉,直到月上柳梢头方才渐渐散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