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48有利

848有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朝臣们灼灼的目光中,傅云鹤目不斜视,开门见山地对着这满朝的君臣道出来意:“王爷令在下前来大裕传话,镇南王府与南疆既然脱离大裕独立,就无意插手大裕朝政,辅政一事还请皇上另请贤明。”
  
      满朝百官再次哗然,然而,御座上的韩凌樊却是松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朕也就不强人所难了。”
  
      韩凌樊也知道让镇南王来王都辅政不妥,奈何当时拗不过朝臣们的意见,只能违心下旨,委任王御史为使臣前往南疆。
  
      想着,韩凌樊心底泛起一丝苦涩。
  
      他在登基为帝之后,才深刻地意识到朝堂上的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杂,讲究制衡之道,很多事情并非皇帝想如何就能如何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是水,朝臣们也是水,顺水行舟易,逆水行舟难……
  
      他此刻虽身居高位,却如同那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不仅是逆水行舟,还要担忧不知何时一个巨浪袭来,会顷刻覆灭……
  
      “皇上深明大义乃是大裕之福。”傅云鹤冠冕堂皇地说了一句场面话,“此行王爷也特意嘱咐在下祝贺皇上登基大统,大裕江山太平繁华!”
  
      “傅将军且替朕谢过镇南王!”韩凌樊定了定神,郑重其事地又道,“大裕与南疆乃兄弟一体,愿结永世之好,互不侵犯!”
  
      傅云鹤自是应下。
  
      这对表兄弟一问一答之间看来一拍即合,但是朝堂上的气氛却没有因此而缓和,朝臣们心思各异,多是不以为然:什么永世之好?!镇南王府狼子野心,恐怕连几年的太平也维持不了!没见那西夜、长狄、百越犯境的一次次教训还犹在眼前!
  
      韩凌樊却是没有察觉,俊秀的脸庞上多了一分笑意,看着傅云鹤又道:“听说傅将军即将回南疆成婚,朕在此先恭贺傅将军一番了。”
  
      这一句话让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再次骚动了起来,纷纷地交换着眼神,暗自揣测着:傅云鹤要在南疆成亲,女方恐怕也是南疆贵胄,说不定还是镇南王府的亲眷,那就代表傅云鹤是决心在南疆定居了……咏阳大长公主知道这些吗?!咏阳到底对大裕与南疆是什么态度?!
  
      就在众臣惊疑不定的目光,韩凌樊赏赐了傅云鹤一番,傅云鹤坦然地受下,之后就退下了。
  
      众臣目送傅云鹤离去的背影,沉寂了好一会儿,他们心中有许多话要说,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起头……直到一道颀长的身形从队列走出,百官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射到此人身上。
  
      正是恭郡王韩凌赋。
  
      “皇上,”韩凌赋对着韩凌樊作揖,却不躬身,腰杆挺得笔直,义正言辞地朗声道,“臣听闻与傅云鹤定亲的乃是林净尘的孙女,镇南王世子妃的表妹,莫非傅家早就与镇南王府暗通款曲?也难怪镇南王府在这朝堂上不乏助力!”他半个字不提咏阳,但是弦外之音分明是意指咏阳与镇南王府早就暗中勾结。
  
      不少朝臣此刻方知傅云鹤结亲的对象,却也不意外,面面相觑。
  
      他们心中大多也认为恭郡王所言不无道理,却不敢应和。南疆军在飞霞山一带的兵马好不容易才偃旗息鼓,危机解除,大裕的太平来之不易,这个时候再去招惹挑衅镇南王府,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群臣皆是心中畏惧,然而韩凌赋却是不然,他巴不得大裕再乱上一乱才好。
  
      只有大裕乱了,他才能混水摸鱼,顺势而上。
  
      他决不会让韩凌樊这等懦弱无能之人就这么坐稳这大裕江山的!
  
      另一边队列中的恩国公立刻出列,冷冷地扫视了韩凌赋一眼,毫不示弱地说道:“王爷请慎言,傅、林两家结为百年之好,又怎么与镇南王府扯上关系了?说来,王爷的表妹明月公主和亲西夜,莫不是去年西夜再次来犯,乃是暗中与王爷勾结在一起?!”
  
      恩国公这么说只是为了搅乱这一淌浑水,却直刺中了韩凌赋的要害。
  
      当初韩凌赋远赴飞霞山与西夜人议和,曾经私下与西夜人达成了协议,此事随着西夜的覆灭烟消云散,但是天知地知,韩凌赋自己知道!
  
      韩凌赋气得满脸通红,心中一阵心虚,却只能做出正气凛然的样子,“国公爷,您这分明就是胡搅蛮缠,本王的表妹明月公主和亲西夜,乃是先帝下旨,为结两国之好,与本王何干!”
  
      “王爷也知道这是胡搅蛮缠啊!”恩国公意味深长地说道。
  
      韩凌赋暗暗咬牙,可不会就此罢休,与恩国公你来我往地争论了起来,不一会儿,其他朝臣也纷纷加入,朝堂上转瞬就乱成了一锅粥。
  
      御座上的韩凌樊俯视着这喧闹的朝堂,右手下意识地握紧了龙头扶手,心底浮现浓浓的疲倦。
  
      韩凌樊如何不知韩凌赋是在趁机挑刺闹事,居心不良。
  
      可是韩凌赋是他的皇兄,如今先帝殡天,三个月国丧才刚刚过去,除非韩凌赋犯下滔天大罪且罪证确凿,否则这个时候下旨贬兄,难免会引来各方揣测……
  
      如今民间对先帝之死和自己登基就有不少流言蜚语,这种情况下,自己行事更需慎之再慎……
  
      早朝在混乱中结束了,满脸义愤的韩凌赋在出了金鸾殿后,便是怒容一收,眼中掠过一丝得意。
  
      他大步流星地朝宫门的方向走去,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就算是五皇弟借着镇南王府之势登基了又如何,那也要他有本事坐稳这个皇位才行?!
  
      自己并非是没有机会!
  
      自己还有百越这条人脉——之前,韩凌樊顺利登基,韩凌赋也曾一度颓然,直到白慕筱把奎琅之母阿依穆介绍于她,阿依穆与韩凌赋长谈了一番,字字句句都深得韩凌赋之心,阿依穆建议他想方设法挑拨大裕和镇南王府,只要这两边有了嫌弃,甚至两方开战,对他才更有利!
  
      自古以来,乱世方能出英雄、成大事!
  
      韩凌樊也就是个沽名钓誉之辈,他心里明明厌恶自己,恨不得自己去死,却因为抓不到自己的把柄,碍于名声拿自己没辙。
  
      倘若换作是自己登基,肯定编个莫须有的罪名第一时间除掉韩凌樊,就算一时引来一些非议和揣测,那又如何?!谁又敢治罪至高无上的帝王!
  
      韩凌樊优柔寡断、当断不断,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韩凌赋乌黑的眼眸中依旧野心勃勃,很快就来到了宫门处,然后翻身上马,双腿一夹,策马沿着宽阔的街道一路往前,打算回恭郡王府。
  
      宫门前的这条街道是通往皇宫的必经之道,来来往往之人皆是达官贵胄。
  
      韩凌赋一挥马鞭,策马疾驰,在下一个路口正欲右拐之时,却看到前方不远处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形骑着一匹棕马迎面而来,显然是打算前往皇宫。
  
      韩凌赋眯了眯眼,瞳孔中闪过一道锐芒,若无其事地按照原计划右拐,然后蓦然回首,朝来人瞥了一眼,目光森然,心中咬牙念着三个字:
  
      南、宫、昕!
  
      南宫昕却没看到韩凌赋,他骑马自路口飞驰而过,径直地向着皇宫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