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52中计

852中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午时分,王都南大街的凤吟酒楼如平日般座无虚席,热闹喧哗。
  
  “吱呀——”
  
  胖老板走到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雅座门口,推门而入,然后门再次关闭。
  
  “傅公子,”胖老板快步走到坐在窗边的傅云鹤跟前,恭敬地禀道,“阿依穆和白氏带着韩惟钧去了距离王都七八里的宛平镇!”
  
  “很好!”傅云鹤勾唇笑了,娃娃脸上的一双黑眸熠熠生辉。
  
  在傅云鹤这次离开南疆之前,萧奕交代了他一项任务,就是设法擒下白慕筱,审问其关于连弩的设计图究竟是何来历。
  
  这个任务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
  
  白慕筱身为恭郡王侧妃,平日里都待在恭郡王府里,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傅云鹤本来还烦恼恐怕要等上些时候再能寻到机会,一直到南宫昕被韩凌赋派死士刺杀后,傅云鹤就决定干脆一石二鸟。
  
  韩惟钧的身世不仅可以打击韩凌赋,还可以逼出白慕筱!如今再加上一个阿依慕,这次应该说是一石三鸟才对!
  
  “傅公子,那接下来……”胖老板忙又请示道。
  
  傅云鹤摸着下巴,脸上的笑意更深,却是透着冰冷的寒意,果断地吐出五个字:“按计划行事。”
  
  年初时,南宫玥故意设法让阿答赤引着阿依穆到了王都,目的就是为了在韩凌赋的后宅中埋下一个隐患,借阿依慕之手来“制约”白慕筱和韩凌赋,让王都的局势变得更为混乱,如此一来,才能浑水摸鱼,在乱局中护住南宫昕的周全。
  
  如今却是今时不同往日。
  
  先帝驾崩,新帝登基,韩凌赋不过是在垂死挣扎地上蹿下跳,不肯相信他根本就毫无机会了!
  
  现在,阿依穆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是,傅公子。”胖老板抱拳应声后,就又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傅云鹤拿起身前的一个酒杯,一饮而尽,透过半敞的窗户,遥望南边的天空,娃娃脸上又浮现了笑意,越来越浓。
  
  这一次的笑是期待,是急切!
  
  赶紧解决了这些破事,他也好回骆越城成亲!
  
  没准明年底他家里就要多个小囡囡了……
  
  想着,傅云鹤心都热了,他喝完了这壶水酒,就匆匆地离开了凤吟酒楼,一路策马回了咏阳大长公主府,立刻就小厮上前悄声来禀说,新帝来了。
  
  傅云鹤本来就打算去给祖母请安,就直接去了五福堂。
  
  他一走进正堂,就听到了东次间的方向传来了韩凌樊温润的声音,从那偶尔飘出的“泾州”、“黄巾军”、“赈灾”、“民乱”等词语,隐约可以猜出韩凌樊应该是在和咏阳讨论泾州民乱的事。
  
  当傅云鹤挑帘进入内室时,一眼就看到咏阳和便衣出行的韩凌樊正坐在罗汉床上说话。
  
  一身蓝色便服的韩凌樊看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世家公子,温润斯文如往昔,又有谁能看出这个少年就是大裕的九五之尊!
  
  这还是傅云鹤回王都后第二次见韩凌樊,上一次正是在朝堂之上,百官的注视之中……
  
  表兄弟俩见了礼后,傅云鹤就在一旁的一把红木圈椅上坐下了。
  
  韩凌樊温和地笑了,随意地与傅云鹤道家常:“鹤表哥,你的迎亲事宜可都准备好了?打算何时启程去南疆迎亲?”
  
  傅云鹤笑吟吟地抱了抱拳答道:“多谢皇上关心,我和母亲打算过完年就启程。”
  
  顿了一下后,傅云鹤迟疑了一瞬,但最后还是郑重其事地说道:“皇上,我大哥萧奕确实没有北伐之心!”
  
  说着,傅云鹤心中有些复杂,想起当年先帝对于南疆一直郁结在心,以致做了不少昏头的决定,他实在不希望韩凌樊也走上旧路……大哥不会主动挑衅,却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
  
  韩凌樊怔了怔,没想到傅云鹤会忽然与他说这些,随即就笑了,温润如玉。
  
  他的鹤表哥没有变!
  
  韩凌樊与傅云鹤四目直视,表情更为柔和,透着一抹坚毅,正色道:“鹤表哥,朕明白。否则,南疆军就不会堪堪留在飞霞山以西而不再进一步了。”
  
  作为人子,韩凌樊不能论先帝的是非,可是他心如明镜,知道是先帝生生地把南疆逼到了如今这一步!
  
  傅云鹤看着韩凌樊清澈的眼眸,如释重负地心想:韩凌樊能想清楚这一点,那就是大裕与百姓之福!
  
  不过是寥寥数语把表兄弟俩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屋子里的气氛也轻快活络了不少。
  
  这时,一个青衣丫鬟过来给傅云鹤奉茶,又给咏阳和韩凌樊也重新添了茶,普洱的香味弥漫在屋子里……
  
  韩凌樊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捧起了茶盅,轻啜了两口热茶后,看来又精神了一些。
  
  傅云鹤自抵达王都后也听说了不少朝堂上的事,自能知道韩凌樊这个皇帝做得并不容易,甚至是有些憋屈。
  
  “皇上,这里没有外人,我就大胆再直言几句。”傅云鹤突然又道,“您是皇上,想做什么尽管去做!不要有太大的顾虑!”韩凌樊顾忌太多,前怕狼后怕虎,如今朝堂上帝弱臣强,这势头实在是不妙!
  
  韩凌樊若有所思地朝傅云鹤看去,道:“鹤表哥莫要客气,有话但说无妨!”
  
  “皇上,我大哥萧奕当年初回南疆时,孑然一身,孤掌难鸣,但是他还不是靠一己之力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步!”话语间,傅云鹤的眉宇间锐气四射,那灼灼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萧奕的敬仰之心。
  
  韩凌樊垂眸思索着,脑海中回想着萧奕的事,萧奕被镇南王留在王都多年为质,直到五年多前,百越来犯南疆,他才又回到了故乡,彼时他没有军权,生父不喜,继母甚至想杀他……然而他却在最坏的境遇下屡屡建下军功,终于收获了南疆的军心与民心,走到了这一步,将整个南疆大权在握!
  
  这其中的艰辛恐怕常人根本就无法想象!
  
  可是萧奕做到了!
  
  也正因为如此,萧奕才能获得官语白和傅云鹤的追随!
  
  韩凌樊的眸子里多了一丝活力,以及对未来的期许。
  
  他骤然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对着咏阳和傅云鹤作揖道:“姑祖母,鹤表哥,朕一定会努力!姑祖母,还请您继续帮朕、帮大裕!”
  
  看着这对表兄弟,咏阳勾唇笑了,心底有几分欣慰。新帝能说出这番话来,也不枉费她这段时日对他的辅佐……
  
  屋子里和乐融融,祖孙三人的声音不时响起,燃着银霜炭的屋子里温暖如春。
  
  外面的街上传来一阵阵喧闹的鞭炮声,“噼里啪啦”,大年二十九,王都里处处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响亮的鞭炮声不绝于耳。
  
  有的人听着觉得热闹,有的人听着却只觉得嘈杂。
  
  “啪——”
  
  白慕筱略显烦躁地随手关上了一旁的窗户,将爆竹声隔绝于外。短短几日,变数骤生,白慕筱再也无法维持冷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