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58拐卖

858拐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疆只有一人可被称之为元帅,那就是原大裕的安逸侯官语白!
  
      这一点,曲葭月不知道,但是在场的不少公子姑娘都是将门子弟,多是知道的。
  
      新年的时候,随着驻守西夜的军队陆续返回了大半,世子萧奕在论功行赏的同时还更改了军制,现在南疆军上下用的是南疆的军制,再不属于大裕。
  
      官语白正式任兵马大元帅,手掌兵权,如今他在南境可说是手掌重兵炙手可热!
  
      经过西夜这一战后,南疆军上下均对这位大元帅心服口服。
  
      刚才出声喊“元帅”的蓝袍公子第一个大步上前,其他的公子姑娘也跟了上去,一些姑娘交头接耳地说着官语白的那些事,自然也传入了曲葭月耳中。
  
      她以前只知“狡兔死,走狗烹”,却没想到西夜已经打下,可是萧奕竟然连兵符都给了官语白,官语白在南疆的地位远比她所知的要高得多!
  
      人群往官语白的方向而去,曲葭月也不得不顺势上前,脚下的步子却有些犹豫,原本容光焕发的脸上此时透着一丝僵硬。
  
      这段时日,曲葭月在南疆过得不错,南疆虽不比王都繁荣,但是比之西夜那种黄沙漫天、鸟不拉屎的地方不知要好多少,短短几个月她的肌肤就光滑了不少。
  
      而且因为父亲平阳侯的关系,南疆各府都对她以礼相待,她又是有心与众人交好,所以,今日就约了一些姑娘和公子出来踏青游玩,没想到竟然偶遇了官语白。
  
      以前在王都的时候,曲葭月是瞧不上官语白的,当年的官语白哪怕是为官家洗刷了冤屈,他也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罪臣之子,又是出了名的体弱多病,而当时的曲葭月风光正盛,根本就没怎么正眼看过官语白,甚至刚才乍一眼下还没认出他来……
  
      原来官语白是这副样子的!
  
      丰神俊朗,儒雅斯文,温润如玉,宛若谪仙下凡……都说恭郡王韩凌赋是个儒雅的翩翩公子,可是与官语白相比,实在是相差甚远!
  
      倘若自己能够与他……
  
      曲葭月先是心口一热,但随即又有些紧张,官语白还认得自己吗?!他会不会揭穿自己的身份?
  
      不过是转瞬,曲葭月已经是心思百转,脚下的步子走得更慢了,一颗心悬在了半空中,忐忑不安。
  
      “见过元帅!”
  
      走在最前面的蓝袍公子第一个给官语白抱拳行礼,他是南疆军中一名百将,之前与西夜之战时,也曾效力于官语白麾下,自然是认得这位在南疆甚少与各府交际往来的新晋大元帅。
  
      “任百将。”官语白一语道出对方的身份,令得那年轻的任公子有些受宠若惊。
  
      他应了一声后,迟疑地看向了小马上的小家伙,试探道:“这位……可是世孙?”
  
      一句话听得众人心中一惊,他们刚刚也在揣测这个看来不过两三岁的男童是谁,却大都没想到世孙头上。毕竟,这四周除了官语白、小萧煜和小四三人外,显然没有别人。
  
      世孙是王府下一代的继承人,世子爷和世子妃会这么轻易地就把世孙交托给别人带出门吗?!
  
      不少人都是面面相觑,但想着世子爷为人做事的风格一向出人意料,又觉得也不无可能。
  
      紧接着,那些公子姑娘就纷纷地给官语白和小萧煜行礼:
  
      “见过元帅,世孙。”
  
      跨坐在小马上的小萧煜像模像样地抬了抬手,声音响亮地说道:“免礼。”
  
      这个孩子就是南宫玥和萧奕的儿子?!曲葭月本来只是瞥了一眼,却忍不住又看了看。
  
      这孩子显然养得极好,白胖结实,一双与萧奕神似的桃花眼如黑葡萄般熠熠生辉,圆圆的脸庞像个糯米团子般。
  
      曲葭月心头又是一阵风起云涌,夹杂着酸楚、嫉妒、不甘……
  
      她半垂眼帘,不敢再看。
  
      今日出来的这些公子姑娘与官语白大多不熟悉,自然也不敢出言相邀一起踏青,行了礼后,那任公子就主动提出告辞,众人又说笑着离去,继续沿着湖边踏青赏景。
  
      春风徐徐,暖风熏得游人醉。
  
      人群中,不少姑娘都忍不住回头看,乌眸之中水光潋滟。
  
      少女怀春,她们大都想到一个方向去了。
  
      官语白还没有成亲呢!
  
      都说年龄稍微大几岁,懂得疼人……
  
      一些姑娘的脸上染上一片如晚霞般的红晕,娇艳欲滴。
  
      曲葭月自然也注意到了,心中不屑,眸底一片幽深,仿若那深不见底的一汪幽潭:她还有机会!
  
      一行人渐渐走远,言笑晏晏,而官语白也早就带着小萧煜往另一个方向去了,随意地玩,随意地停,漫无目的地来到了一个村子附近,不知不觉中,他们的身后就跟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形。
  
      小四当然也注意到了,这若是什么可疑的鸡鸣狗盗之辈,他早就把这些人处理了,偏偏那不过是几个附近村子里的小孩罢了。
  
      几个小孩都是盯着小马上的小萧煜,指指点点,更麻烦的是,他们还去通知自己的小伙伴,叫来了更多的孩子,十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都好奇地来围观小萧煜。
  
      小孩子都是天生会察言观色的,发现这三位贵人没有驱逐他们的意思,而且那好看的公子和小公子看来极为和气,都好奇地越凑越近,后来甚至有一个四五岁、还淌着鼻涕的男童大着胆子来搭话:“小弟弟,这是小马吗?”
  
      马在民间是极其珍贵的,对于这些普通的农户而言,家里能有头牛或驴就已经是家里还算宽裕的,这些农户的小孩偶尔能在路边见到路人骑马而过,但是这小马却是不曾见过。
  
      “这肯定是骡子对不对?”又一个五六岁的女童忍不住凑过来说道。
  
      小萧煜皱了皱眉,指着自己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大哥!”很明显,他比他们都高,当然是大哥了!
  
      小四的眼角抽了一下,对于萧氏父子的执念有些无语了。
  
      “大哥。”那男童还真傻乎乎地叫了。
  
      小家伙习惯地想摸荷包给人赏见面礼,可是他今日是出来玩的,根本就没带荷包,他想了想就双臂一张,示意义父把他抱了起来,然后“高高在上”地对小弟说:“弟弟骑马。”
  
      小家伙很大方地把自己的小马让了出来。
  
      “是马!就是小马!”
  
      后面几个孩子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一个个兴奋得两眼发光。
  
      那短手短脚的男童还小,自己当然爬不到马上去,最后还是小四出力把他给抱了上去。
  
      其他的男孩子一看叫声“大哥”就可以骑马,都围过来排队叫大哥。
  
      小萧煜一向大方,爽快地把小马借给他们骑,也就是苦了牵马的小四而已。
  
      没一会儿,小萧煜就和这些孩子们玩得极为热络了,更有人好客地请他和官语白去吃午饭……等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些孩子们在身后送了好远,还热情地邀请“大哥”再来玩。
  
      小四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子”了。
  
      三人策马远去。
  
      等回了碧霄堂后,小萧煜又赶紧去向娘亲显摆,在木桶里沐浴的时候,嘴巴就没停过,说起今天去了哪里,见了什么;说起他的那些“小弟”;说起村子里的咯咯鸡、哞哞牛;说起中午那埋在稻草灰里烤出来的烤番薯又香又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