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65表白

865表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要休了她?!
  
      阎夫人傻眼了,只觉得平地一声旱雷起,耳边被震得轰轰作响。
  
      孙姨娘的死确实与阎夫人有些关系,也跟心疾无关。
  
      昨日孙姨娘来给她请安,伺候茶水时,不慎打翻了茶盅,阎夫人本来就因为阎习峻的事心中恼怒,直接下令把孙姨娘拖下去打了二十棍。
  
      傍晚的时候,孙姨娘的丫鬟匆匆来禀说,孙姨娘发烧了,想请大夫来看。
  
      阎夫人正在气头上,只觉得不过是区区一个姨娘,哪里就这么金贵了,她心里甚至还觉得是孙姨娘仗着儿子得势存心来对自己示威!
  
      自己要是退了这一步,恐怕下次孙姨娘就要变二房了!
  
      阎夫人以那丫鬟不敬之罪让她在檐下跪着,没想到昨夜孙姨娘就没熬过去,一下子就去了!
  
      阎夫人当时有些意外,但又觉得这是命,孙姨娘的命不好,也没见别人挨了二十棍就丢了性命,也怪不了自己。
  
      更重要的是,孙姨娘这一暴毙,阎习峻就要守孝一年,萧霏的年纪都这么大了,还会愿意等阎习峻这逆子吗?!
  
      就算萧霏真的愿意等,自己也算是在她进门前就狠狠地打了脸!
  
      阎夫人万万没想到,阎将军竟然会为了孙姨娘这区区一个妾就想要休了自己!
  
      阎夫人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气得满脸通红,身子微颤。
  
      她曹家可是世家大族,她贤良淑德,知书达理,愿意委身下嫁,已经是他阎锦南百年修来的福气!阎锦南竟然敢休了她!
  
      “你……你凭什么休了我?!”阎夫人霍地站起身来,挺直腰板与阎锦南怒目对视。
  
      有道是:七出三不去。
  
      她可是给公婆送了终,更没犯七出之条!
  
      她没有错,她只是教训了一个妾而已,按照规矩,谁也不能说她的不是,阎锦南有什么资格休了她?!
  
      夫妻俩四目对视,半空中爆发出滋滋的火光,若是以往阎锦南也许就退了,但这一次,反而是火上加油,阎锦南直接扯着嗓子高喊起来:“来人,笔墨伺候!”
  
      屋子里的下人见主子们争吵,战战兢兢,有丫鬟去备笔墨,也有丫鬟急急忙忙地去通知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她们这些奴婢劝不住将军,也唯有让大少爷他们出面了!
  
      很快,一个丫鬟就在书案上备好了笔墨。
  
      在阎夫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阎锦南一鼓作气地写好了休书,随手往阎夫人头上一丢,粗着嗓子又吩咐下人道:“快!立刻收拾好曹氏的嫁妆,她从哪儿来就给本将军送回哪儿去!”
  
      没想到阎锦南说翻脸就翻脸,完全不念一丝夫妻之情,大受打击的阎夫人手指微颤地指着他,“你,你……”一口气梗在了胸口,差点就接不上来。
  
      “夫人……”一个老嬷嬷急忙给脸色发白的阎夫人顺气,又扶着她坐下。
  
      就在这时,一阵凌乱的步伐自厅外传来,一对二十几岁的年轻夫妻疾步匆匆地来了,其中的锦袍公子模样看着与阎夫人有四五分相似,正是阎锦南的长子阎习峰。
  
      夫妻俩一听说父亲为了孙姨娘之死要休了母亲,就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想要为阎夫人求情。
  
      “请父亲息怒。”阎习峰好声好气地劝道,“母亲嫁与父亲那么多年,她的性子父亲你也是知道的,为人处世一向按照规矩来,母亲绝非那等善妒之人……”
  
      阎习峰滔滔不绝地说着,还想把这些年来阎夫人如何如何把这个家操持得井井有条、子孙满堂什么的都说一遍,却被阎锦南打断了:“阿峰,你不用劝为父了,我们阎家就要被你母亲给害死了!阎家可容不下她了!”
  
      阎锦南本来就有满肚子的火气,又跟这个死不认错的阎夫人说不通,如今长子长媳来了,急忙把刚才被世子爷叫去碧霄堂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阎习峰夫妻一听到阎家可能会被世子爷打发回老家,两人的面色都变了。得罪了世子爷,那他们阎家可就全毁了,别说这辈子,恐怕是三代都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了。
  
      这一瞬,阎大少奶奶都怨上这个婆母了,都这把年纪还这么不知轻重。
  
      阎夫人却是不以为然,硬声道:“将军,不过是一个姨娘而已,世子爷也只是吓唬吓唬您罢了,怎么会为了一个姨娘就撤将军的职!”
  
      “母亲!”阎习峰终于听不下去了,母亲以为世子爷是什么人,军中谁不知道世子爷说一不二。
  
      阎夫人本来还指望着长子帮着劝下阎锦南,此刻看着长子的面色,才觉得不妙。
  
      “母亲,为了阎家,这一次也只有委屈您了……”阎习峰艰难地劝道。
  
      “你说什么?!”阎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阎习峰心里幽幽叹息,既然话已出口,接下来就容易多了:“母亲,为了阎家,您就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吧!”
  
      阎习峰一脸祈求地看着阎夫人,自小,母亲就教导他们这些子女要为家族利益考虑,母亲既是阎家妇,就该为阎家牺牲!母亲是名门贵女,一定可以的!
  
      阎夫人的眼睛几乎瞪凸了出来,脸上一阵发青。
  
      长子是她多年来最大的骄傲,没想到竟然连他也抛弃了她!
  
      阎夫人只觉得心里像是穿了好几个孔似的,寒风“嗖嗖”地穿孔而过。
  
      “夫人!夫人!”
  
      在下人们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阎夫人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老嬷嬷急忙给阎夫人掐起人中来,厅堂里一下子就乱做一团。
  
      然而,阎锦南心意已决,此时他心里只有他们阎家的前途,就算阎夫人一根白绫上吊自缢,也换不来阎锦南的一丝怜悯,只觉得这个差点害了他们全家的贱人就会玩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
  
      阎锦南硬着心肠直接让人把昏迷的阎夫人,不,应该说是曹氏,连带她的嫁妆和那封休书一起送去了曹府……
  
      次日,阎锦南就立刻请几个族老作证,给几个儿子分了家。
  
      这两件事一鼓作气地办了,快得迅雷不及掩耳,等南宫玥得知的时候,阎家的那些事都结束了,一切也就发生在短短三天内。
  
      听了鹊儿的禀报,南宫玥有些惊讶地看向了她,手头的绣花针差点没扎到手指。她还正准备出手敲打阎家,怎么一切就已成定局了?!
  
      南宫玥缓缓地眨了眨眼,她当然不会以为这是阎锦南有觉悟,有魄力,他要是有这等眼色,阎家也就不至于败落到这个地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