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71定罪

871定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凌樊挥笔落下,醒目的朱笔在折子上一笔而下,圈住一字——
  
  “щщш..1a
  
  放下狼毫笔后,韩凌樊抬眼看向了候在御案后的首辅和三司,沉声道:“韩凌赋所犯之罪,罪无可恕,”此时此刻,韩凌樊不再称呼其为三皇兄,而是直呼其名,“传朕之命,令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查抄其府,韩凌赋于三日后午门斩首示众!”
  
  韩凌樊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御书房里,其他人闻言皆是难掩惊色,面面相觑。
  
  “皇上,”大理寺卿率先出言劝道,语气委婉,“对于韩凌赋的处置,是否应该再斟酌一二?”
  
  “朕意已决。”韩凌樊直接道。
  
  几位大臣再次互相看了看,这一次程东阳正色道:“皇上所言不差,韩凌赋万死难赎其罪,却也犯不着为了他坏了皇上的清名,令皇上落下对兄长不悌的名声。”
  
  御书房中,静了一瞬,韩凌樊环视程东阳几人,苦笑了一声,缓缓地说道:“这几个月来,朕就是因为太过在意名声,对韩凌赋一忍再忍,才会滋长了他的野心,以致祸乱朝纲,而朕自登基以来,一事无成,大裕民乱四起,风雨飘摇……”
  
  随着这一句句倾诉,韩凌樊神情坚毅如铁,乌黑的眼眸中精光闪闪,道:“无法让百姓安居乐业,是朝廷之过,朕之罪!”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然而那字字句句中蕴藏的力量就像是一记记重锤敲打几位大臣的心头上,令他们不由动容。
  
  程东阳第一个跪了下去,紧接着三司也齐齐下跪,齐声道:“臣有罪。”
  
  话落之后,御书房中寂静无声,落针可闻,气氛很是凝重,代表着此案至此盖棺定论,韩凌赋已再无一丝翻身的机会!
  
  这时,外面的夕阳已经落下了大半,天空中昏黄一片,被夕阳染红的彩霞布满天空,皇帝的旨意在夜幕彻底降下以前传到了天牢之中。
  
  天牢中一片阴暗潮湿,阵阵阴森发霉的味道弥漫其中。
  
  在小內侍宣读完圣旨后,盘腿坐在一张草席上的韩凌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那个软弱的韩凌樊居然敢下旨斩他?!
  
  韩凌樊不是应该为了他自己的名声,假仁假义地判自己流放发配,或者判自己囚禁皇陵……也许在过一段时间后,再报一个自己病逝之类吗?
  
  韩凌赋双目充血,他本想着无论如何,自己都能再活个一两个月,然后再暗中筹谋一番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为什么结果竟然会是这样?!
  
  韩凌赋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牢房的木栅栏,目眦尽裂,恨声嘶吼道:“去把韩凌樊给我叫来!”
  
  “韩凌樊,你这个卑鄙小人,构陷于我,不得好死……”
  
  “韩凌樊,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斩我,你不过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伪帝……”
  
  “父皇明明属意于我……”
  
  骂骂咧咧的诅咒声不断从韩凌赋口中传出,恶毒至极,就像是一个骂街泼妇一般,句句不堪入耳。
  
  “三皇兄……”
  
  忽然,一声熟悉的叹息声从幽暗的角落里飘出,带着浓浓的失望与无奈。
  
  韩凌赋瞬间噤声,眼眸如毒蛇似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咬牙切齿地说道:“鬼鬼祟祟!韩凌樊,你是不是羞于见人?!”
  
  话语间,一道颀长削瘦的身形从阴影中走出,不紧不慢地向着韩凌赋所在的牢房而来,只见他身穿一件靛蓝色锦袍,头戴玉冠,容貌俊秀,身姿挺拔,正是韩凌樊。
  
  两兄弟隔着一道牢门四目相对,一个是真龙天子,一个却是阶下死囚,天差地别。
  
  “韩凌樊,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看我的笑话我吗?”韩凌赋目光阴沉地怒声质问道。
  
  韩凌樊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终是兄弟一场,所以他才来天牢看看他,也许他心里总是对韩凌赋怀着一丝希望。
  
  “三皇兄,这是朕最后一次来看你,你可有什么其它的想要说?”韩凌樊目光渐冷,淡声道。
  
  “说什么?!”韩凌赋冷笑了一声,“你想要让我向你低头求饶吗?!休想!”
  
  韩凌樊摇了摇头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错!”韩凌赋杀了父皇,犯下那么多错事,却到了现在连一丝悔悟也没有。
  
  “错?!我做错什么了,我没有错。!”韩凌赋拔高嗓门,声嘶力竭地说道,“都是你们陷害我,是你们逼我的。”
  
  韩凌樊彻底失望了,“三皇兄,朕已经给了你太多次机会……”可他终究是执迷不悟!
  
  “给了我机会?!”韩凌赋看着韩凌樊嘲讽地大笑不已,“什么时候?!你若是真的有心,就收回圣旨,放我出去啊!”
  
  说着,他充满挑衅地看着韩凌樊,仿佛在说,否则你就是假仁假义!
  
  韩凌樊却是没有说话,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韩凌赋,乌眸中如一汪幽潭。
  
  韩凌赋讥诮地又道:“连这么点小事你都不敢作主,韩凌樊,你不配为帝!”
  
  韩凌樊再次长叹一口气,叹息声在这幽静的天牢中显得尤为响亮,眉宇间多了几分冷厉,道:“朕配不配为帝,自有后人评价,并非由三皇兄你说了算!”
  
  韩凌樊一挥衣袖,淡淡地抛下最后几个字:“你好自为之吧。”
  
  话语间,他已然转身,大步离去。
  
  看着韩凌樊就这么要离去,韩凌赋这才知道慌了。难道韩凌樊真的要斩了他这兄长?!
  
  他就不怕世人觉得他连兄长都不放过,杀气太重吗?
  
  他就不怕世人一辈子质疑他这天子弑父杀兄、得位不正吗?
  
  韩凌赋瞳孔猛缩,看着韩凌樊渐行渐远,眼看着对方就要消失在拐角处,他终于压抑不住心头对死亡的恐惧,高声喊叫起来:“五皇弟,等等!是我错了!我认错,我认罪,念在兄弟同根生,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到后来,韩凌赋的声音近乎嘶吼,抓着栅栏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他还不想死!他不能死!
  
  韩凌樊的步伐微微一顿,便在韩凌赋的喊叫声中继续向前走去,甚至没有回头。
  
  目送韩凌樊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韩凌赋瘫软地跌坐在地,心中冰冷如腊月寒冬,恍惚间,他似乎看到黑白无常又朝自己逼近了一步,那锁魂链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不去……
  
  “不该是如此的,不该是如此的……”韩凌赋近乎癫狂地呢喃着。
  
  他怎么会输给韩凌樊这无用软弱之人!
  
  上天既然让他降生在皇家,既然赋予他如此雄才伟略,他自然才应该是真命天子才对!
  
  至于韩凌樊已经再也听不到身后韩凌赋不甘的嘶吼声,他已经走出了天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