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72妄想

872妄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月中旬,南疆的春意更浓,浓郁的花香随风щww{][lā}
  
  随着南宫玥的产期临近,萧奕如临大敌,亲自把林净尘请来坐镇碧霄堂,丫鬟们一个个也都小心翼翼,连带小萧煜都感受到了那种紧绷的气氛,每日都贴着南宫玥的肚子哄妹妹要乖。
  
  南宫玥的肚子越来越大,行动也越来越不便,尤其是夜里,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闹腾得厉害,腿部还经常抽筋。
  
  这一晚,南宫玥半夜又醒了。
  
  有了之前小萧煜那一胎的经验,萧奕非常警觉,只是一点风吹草动,就立刻睁开了眼。
  
  他原以为是囡囡又调皮地踢了南宫玥,却听她赧然地说道:“阿奕,我的胳膊压麻了,你扶我起来吧。”
  
  这段时日因为肚子大,南宫玥睡觉时都是向左侧躺的,林净尘说了,这样睡对孕妇和腹中的孩子都有好处,他的话自然被众人都奉作金科玉律。
  
  萧奕小心翼翼地把她搀扶了起来,给她披上了披风后,两人干脆去了窗边小坐。
  
  萧奕殷勤地忙前忙后,一会儿给她腰后放迎枕,一会儿给她倒茶,一会儿又给她捏脚……让南宫玥原本的疲乏一扫而空,心中只剩下了甜蜜。
  
  然而,这种甜蜜也是会带来烦恼的,萧奕很快就开始也不出门了,白天夜里一刻不离地守着南宫玥,严格遵守林净尘给的时刻表。
  
  这不,萧奕瞥了一眼案几上的漏壶,准确地掐着时间说道:“阿玥,到你散步的时间了,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南宫玥心里无语,却也只能由着他了,让他搀扶着自己,又打发了丫鬟,二人慢吞吞地踱着步子出屋了。
  
  每日的巳时过半,南宫玥都会去小花园里溜达一圈,今日也不例外。
  
  春日,是小花园是最美的季节,百花绽放,姹紫嫣红,引来了一只只五彩斑斓的彩蝶流连不去,也引来了扑蝶的猫儿。
  
  “嗖——”
  
  一只肥胖的橘猫以与它体型不太符合的敏捷度“凶猛”地朝半空中的一只彩蝶扑去,然而彩蝶骤然飞高,肥猫扑了个空,狼狈地身陷一片花海中,压坏了一丛开得正艳的杜鹃。
  
  小花园中管着花木与洒扫的婆子丫鬟们早就见怪不怪,这王府中小世孙和大姑娘的猫就好像与花园有仇般,时不时就要来扫荡一番,昨日小世孙兴致来了,就把桃树上的桃花摘掉了一半。
  
  南宫玥看着眼前这幅“猫戏蝶图”不由轻笑出声,吓得花丛里的橘猫好像是见了鬼一样猛地跳了起来,等它转头与南宫玥四目对视时,胖乎乎的猫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仿佛在说,幸好那个小胖子不在!
  
  南宫玥眼中的笑意更浓,而橘猫“喵呜”了一声,又继续地在小花园里扑起蝶来,欢快地蹂躏着园中的花草……
  
  “阿奕,我们顺便去青云坞接煜哥儿吧。”南宫玥笑吟吟地提议道。
  
  不远处的橘猫似乎听到“煜哥儿”三个字,又警觉地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小萧煜不在,这才放下心来。
  
  萧奕撇了撇嘴,一点也不想和儿子分享他的世子妃,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
  
  夫妻俩就这么慢悠悠地继续往前走,留下胖乎乎的橘猫自得其乐地在小花园里继续扑蝶。
  
  两人一边缓行,一边说着话,因为南宫玥的身子重,因此走得比常人要慢许多,一直到两盏茶后,才抵达了青云坞。
  
  官语白和小萧煜正好在屋外,一大一小坐在湖彼岸的石桌上,面对而坐,石桌上放着一个棋盘,似乎是在下棋。
  
  等走近了,萧奕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哪里是在下棋,分明是在用棋子拼图玩。
  
  小家伙用一些白子加黑子拼出了一张简易的白猫脸,整个人聚精会神,连萧奕和南宫玥什么时候走近了也不知道,直到他听到了父亲的轻笑声。
  
  “爹爹,娘亲!”穿着一身橘色猫咪装的小团子立刻从石凳上跳下,朝娘亲扑了过来,殷勤地笑道,“娘亲坐。”
  
  小家伙乖巧地把自己的座位让给娘亲,这贴心的举动让南宫玥心里受用得很,感动得一塌糊涂,只觉得儿子分明也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
  
  眼看着小萧煜牵着南宫玥的另一只手扶着她坐下了,萧奕嘴角抽了一下,心道:这个臭小子就知道跟自己争宠!等小囡囡出生了,他一定要教这臭小子好好疼妹妹,省得整天就知道缠着他娘!
  
  现在嘛……
  
  萧奕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笑吟吟地说道:“臭小子,你想不想学功夫?”
  
  “爹爹教我!”小萧煜顿时眼睛一亮,每日看着爹爹、小四叔叔他们飞檐走壁,他早就羡慕得不得了,可是娘亲说他还小……
  
  萧奕眼中闪过一抹得意,故意道:“臭小子,要学功夫就要会吃苦,你愿意吗?”
  
  小家伙皱了皱小圆脸,他喜欢吃甜,不喜欢“吃苦”,可是学会功夫,就可以飞来飞去了!
  
  小团子好一阵挣扎后,终于一脸悲壮地点了点头。
  
  萧奕在心里闷笑,亲切地说道:“好,那爹爹先教你扎马步。”
  
  萧奕一本正经地教起小家伙练起扎马步来,南宫玥和一旁的小四都投以无语的眼神,小萧煜这才两周岁多,学什么功夫啊。
  
  南宫玥也懒得管了,由着他们父子俩自己折腾。
  
  萧奕指导着小家伙像模像样地摆好了姿势后,就自己坐了下来,煞有其事地说着:“臭小子,保持这个姿势!”
  
  说话间,萧奕随意地亲自倒茶,又亲自把茶杯送到了南宫玥手中,目光正好扫过了石桌,不由落在了棋盘边的几张绢纸上。
  
  这是……萧奕微微挑眉。
  
  官语白也朝那几张写得满满当当的绢纸看去,道:“阿奕,我刚让人把南疆所有的私塾、书院列了几张单子。”
  
  自从萧奕与他提了“某些先生可能会误人子弟”的问题后,官语白就在琢磨要如何解决这个隐患,所以就先令人把南疆的私塾、学院都大致调查了一遍。
  
  这些单子上,除了那些私塾、书院的名称以外,把它们的山长以及教书先生也都列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萧奕随手拿起一张单子一目十行地看了看,若有所思地说道:“小白,你是打算以后让那些私塾、书院里的教书先生都在官府备案?”
  
  官语白含笑点头:“不仅是这样,我还打算给那些先生们出一份考卷,一来择优录用,二来也借此看看他们是否别有用心……”
  
  萧奕眉眼一挑,正要说什么,就见一道橘色的影子朝他飞扑了过来,叫道:“爹爹,我会了!教我飞,教我飞……”
  
  萧奕被小家伙的魔音穿脑叫得头都疼了,这臭小子心还是这么大,这才练了几息的马步,就想要飞檐走壁了。
  
  没有人打算拯救萧奕,他自己造的孽自然得他自己受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