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76下套

876下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书房里,萧奕慢悠悠地坐在窗边喝着茶,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口洒在屋子里的青石板地面上,如一袭薄纱般。
  
      “咚!”
  
      当一更天的敲锣声在府外敲响的时候,外面总算传来了某人慢吞吞的脚步声。
  
      萧栾磨磨蹭蹭地随着竹子来了,硬生生地把一步走成了三步,身形伛偻如老者。
  
      砰砰砰!
  
      他心跳如擂鼓,回响在耳边,战战兢兢地抬眼看向坐在窗边的萧奕,只觉得对方被月光照得半明半暗的脸庞看着阴森如催命的阎君无异,一双乌黑的眼眸就像是盯上了猎物的秃鹰一般。
  
      “大……大哥。”萧栾结结巴巴地与萧奕抱拳行礼,脸色发白,嘴唇发颤,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怂样。
  
      萧奕放下茶盅,懒懒地靠在了椅背上,目光冰冷地射向了萧栾。
  
      他什么也没说,却看得萧栾的冷汗自额头、后颈涔涔落下,心里发怵。
  
      书房里的沉默蔓延着,无形间放大了萧栾心中的惊惧。
  
      心里发怵的萧栾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咽了咽口水,嗫嚅道:“大哥,我错了,我错了……”
  
      萧奕看着他窝囊的怂包样,心里就来气,弹了下手指,没好气地质问道:“说!你为什么和离?!”
  
      说着,萧奕的桃花眼眯了眯,仿佛在无声地威胁着,如果萧栾没有足够的理由,就别怪他不客气!
  
      萧栾飞快地看了萧奕一眼,缩了缩身子,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
  
      他的嘴唇迟疑地动了动,终于还是迫于大哥的淫威,断断续续地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最近骆越城里新开了一家南湖酒楼,是一个江南来的老板开的,里面的江南水酒和菜肴都颇具水准,因此萧栾和几个友人不时会去这家酒楼喝酒、聊天、听听小曲什么的。
  
      前日,萧栾喝完酒从南湖酒楼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曲葭月。曲葭月就上前求助,说是府里的马车忽然断了车辕,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的钱袋又正好被人偷了……
  
      当时曲葭月一副梨花带雨、束手无措的模样激起了萧栾的怜香惜玉之心,就找酒楼的老板借了一辆马车,之后又送佛送上西地亲自护送曲葭月回了曲府。
  
      谁想半途正好下起雨来,等他抵达曲府时,衣裳已经全部湿透了,曲葭月就邀请他进府换一身平阳侯的衣裳,又令下人给他做了一份黄酒冲蛋来驱寒。
  
      他本来就在南湖酒楼喝了些酒,有几分醉意,没想到那碗黄酒冲蛋下腹后,竟让他醉得失去了神志。
  
      等他醒过来时,就发现他赤身裸体地躺在了一张榻上,而曲葭月就坐在一旁的梳妆台前梳头,看来衣衫不整。
  
      曲葭月说他喝醉酒后,就与她情意绵绵地述衷肠,她一时被他感动,半推半就,两人就有了肌肤之亲,还说知道他府中有妻子,他们恐怕也只是有缘无分云云……
  
      萧栾当下心慌意乱,穿好了衣裳后,就匆匆离开了曲府。
  
      本来,他是想瞒下这件事的,却因为衣裳穿得匆忙不慎把曲葭月的一方帕子带回了王府,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就把它藏在了外书房,没想到昨日偶然被周柔嘉发现了那方绣着银月的帕子……
  
      说着,萧栾满脸通红,羞惭地低下了头,完全不敢正视萧奕。
  
      见萧栾不再说话,萧奕翘起了二郎腿,摸着下巴再问道:“是曲葭月让你和离的?”
  
      “不不不……”萧栾慌忙地摆手否认,在萧奕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又缩了一下身子,声音越来越轻,内疚地叹了口气,“大哥,这回都是我对不起我家娘子,所以我就想和离后,把名下的产业都给她……”
  
      萧奕真想一脚把这个蠢弟弟踹死算了,免得浪费府里的口粮。
  
      他勉强耐着性子又问道:“那和离后,你又打算怎么办?把那个姓曲的女人娶进门吗?!”萧奕的声音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不不不……”萧栾瞳孔猛缩,又是一阵慌乱的摆手否认,“大哥,千万不要啊!”
  
      萧奕越看他越窝火,嘴角一抽,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给我滚!还有,要不要和离,你说了不算!”
  
      “是是。”萧栾毫无原则地连连应声,然后心里暗暗揣测着,大哥说“滚”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
  
      萧栾烦恼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想想大哥萧奕一向说一不二,又回想起当年在战场上那血腥可怕的一幕幕,就心里直打鼓。
  
      最后,他心里终于有了决定,毅然地往地上一躺,艰难地“滚”了出去。
  
      萧奕无语地扶额,二弟媳真是辛苦了,要跟这种丢人现眼的玩意过日子,太不容易了。
  
      萧栾僵硬地滚出书房后,就站起身来,狼狈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然后迎上竹子透着些许同情的眼神,尴尬地笑了笑。
  
      萧栾飞快地塞了一块银锞子给竹子,然后就垂头丧气地落荒而逃,往王府的方向原路返回。
  
      天色已暗,四周一片死寂,这一路上,除了那些守小门的婆子,附近都没什么人,只有带着凉意的晚风拂动树叶花草的声音在他耳边无限放大。
  
      萧栾本来打算直接回自己的书房去的,可是越走心情就越沉重,当他走到一条三叉口的时候,不由迟疑地停下了脚步,最后毅然地往另一个方向去了——那是青云坞的方向。
  
      官大哥不仅睿智,而且为人和善,比自己的亲大哥更有长兄风范,他应该可以教教自己该如何弥补赎罪吧?
  
      萧栾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下意识地加快脚步,屁颠屁颠地往青云坞去了。
  
      这时,都已经戍时过半了,月上柳梢头,已经是歇息安置的时间了,而萧栾却完全没意识到这点。
  
      在屋檐上赏月的小四远远地就看到了萧栾朝这边跑来,只能无奈地去通禀公子。
  
      不一会儿,萧栾就被领去了书房,官语白正对着一个榧木棋盘自己摆棋,见萧栾来了,就招呼他坐下。
  
      “官大哥!”
  
      萧栾亲热地唤道,坐下的同时,随意地扫了一眼案几上的那个棋局,那密密麻麻的黑白棋子看得他头都晕了。他真不明白为什么官语白和自家大妹萧霏这么喜欢下棋。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萧栾还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殷勤谄媚地说道:“官大哥文武双全,智勇兼备,义薄云天……”他绞尽脑汁地把自己知道的溢美之词都用上,“我一向对官大哥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官语白微微一笑,神色如常地说道:“多谢二公子。”
  
      见官语白如往常般和气,萧栾忐忑的心仿佛瞬间有了主心骨,终于尴尬地道出了来意:“官大哥,我今晚特意来找你,实在是我已经束手无策,所以想着官大哥英明神武,也不是外人,就厚颜地跑来想找你讨个主意!官大哥,您可要帮帮我啊!”
  
      萧栾殷切地看着官语白,可怜兮兮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