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80处置

880处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书房里,安静了一瞬,似乎连呼吸声都停щщш..lā
  
  平阳侯昨晚思前想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是心中还是不忍,这才为了女儿勉力一试。
  
  他心里长叹一口气,毅然地直视萧奕,一鼓作气地说道:“世子爷,小女既然是旧西夜王的宫妃,留在骆越城也不像话……下官明日就启程,亲自把她送去紫燕行宫。”那紫燕行宫就是西夜都城东郊的那个行宫,原西夜王高弥曷的王后和妃嫔都在里头。
  
  哪怕是暂时把女儿送入佛堂,也许有一天他还能把她接出来,一旦送回西夜的紫燕行宫,她的命运就注定了,注定要老死其中,再也没有未来!
  
  平阳侯心里泛起一丝苦涩:他能做为女儿做的已经全都做了,可偏偏女儿就好像着了魔一般,执迷不悟……他也不能为了她一人去牺牲整个曲家。
  
  萧奕眉头微扬,表情总算缓和了不少,淡淡道:“曲平睿,总算你还没糊涂到家。”
  
  萧奕用一种孺子可教的表情看着平阳侯,挥了挥手示意他走吧。
  
  闻言,平阳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笼罩心头的阴霾渐渐消散,心底反倒是有了一丝庆幸:幸好,还为时未晚!曲家总算没有被那逆女给毁了!
  
  “那下官就不打扰世子爷了。”平阳侯识趣地抱拳退下了。
  
  离开碧霄堂后,平阳侯就火速回了曲府,立刻有下人上前来通禀说:“侯爷,姑娘她不肯吃东西,吵着要见侯爷……”
  
  一哭二闹三上吊。平阳侯了然地苦笑,直接去了曲葭月的院子。
  
  这一次,曲葭月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平阳侯跟前,认错道:
  
  “爹……我错了!”
  
  她也是一夜无眠,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裙,绝美的脸庞上黯淡无光。
  
  她知道平阳侯过几日应该就要回西夜,打算先把父亲哄下来,否则万一父亲一气之下强硬地把她带去西夜,她就彻底完了。
  
  她恨西夜,她再也不要回西夜那个鬼地方!
  
  平阳侯面无表情地看着曲葭月,如果是以前,他还有可能被她三言两语所蒙蔽,可是此刻曲葭月的虚与委蛇在他眼中一目了然。
  
  平阳侯心里更为失望,缓缓道:“明月,晚了。我已经答应世子爷明日启程送你去紫燕行宫。”
  
  曲葭月当然知道什么是紫燕行宫,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眸,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了。
  
  “爹,你这是要女儿死吗?!”曲葭月扯着嗓门尖叫出声,也把平阳侯心底的最后一丝怜惜抹去了。
  
  曲葭月纤细的娇躯微颤,她是真的怕了……
  
  比回西夜更糟糕的惩罚,就是去紫燕行宫!
  
  当年在西夜王的后宫中,她觉得高弥曷年富力壮,觉得自己只要得了他的宠爱,诞下孩子,将来当上西夜太后也不无可能!
  
  为了争宠,她用尽了各种手段,得罪了不少妃嫔,甚至于西夜王后还为此掉了一胎,王后的心里不可能忘记这笔账。一年多前,当西夜都城被南疆军攻陷后,因为她是大裕的和亲公主,就没被送去行宫,她还暗暗地松了口气……如今要是再被送回去,她一定会被那些女人折磨死的!
  
  “随你。”平阳侯抛下两个字,就转身离去。
  
  女儿竟然不自量力地想要嫁给官语白,可见她的野心与**,这样的人,会舍得死吗?
  
  曲葭月更害怕了,如同拼死一搏般飞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平阳侯的大腿,哭喊道:“爹,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让我嫁给谁,我就嫁给谁!”
  
  曲葭月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掉下来,混杂着糊在脸上,狼狈不堪,而她再也顾不上形象。
  
  此时,平阳侯已经懒得跟曲葭月说一个字了,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晚了。
  
  如今是真的晚了!
  
  世子爷跟前,哪有朝令夕改的道理!
  
  平阳侯对着一旁的婆子使了一个手势,立刻就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上前一左一右地钳住了曲葭月。
  
  女儿本来有第二次机会的,却被她自己生生毁了!
  
  人生是没有回头路的。
  
  如同他投效了萧奕一般……
  
  平阳侯毫不回头地离去了,而曲葭月的嘴巴直接被婆子捂上了,“吚吚呜呜”地发不出一点声音,溢满泪水的黑眸中有悔、有惧、有恨、有不甘……
  
  然而,她已经什么也做不了了!
  
  次日一早,一辆马车以及几匹骏马自曲府驶出,出了城后,一路往西边飞驰而去……
  
  曲葭月的事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解决了,而萧栾却是一无所知,每天都是胆战心惊地窝在自己的书房里,一步也不敢外出,以致王府中的下人们都在暗暗地交头接耳,说什么二爷自从最近去了两趟青云坞后,就被官语白感化了,从此打算洗心革面,发奋读书。
  
  萧栾如同惊弓之鸟般一连等了好几日,没等到曲葭月再来找自己,却从贴身小厮口中听到了另一个消息。
  
  “你说那曲姑娘昨日就启程随平阳侯去西夜了?”萧栾眨了眨眼,难以置信地问道。
  
  “是啊,二爷。”小厮忙不迭点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液,也替萧栾松了一口气。这曲姑娘走了,二爷犯的那些错也就可以揭过去了吧?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萧栾重重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狼狈地痛呼出声。不是梦,这事真的解决了!
  
  萧栾喜形于色地掏出一个银锞子随手丢给了小厮打发他:“赏你的,自己喝酒去!”
  
  小厮千恩万谢地退出了书房。
  
  虽然了结了心头大患,但是萧栾没高兴一会儿又愁了起来。
  
  哎,事情是揭过去了,可他终究是做错了事,背着妻子在外头与人苟合……总是他对不起周柔嘉!
  
  萧栾既内疚,又心虚,更烦躁,在书房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现在大哥又不许他和离,他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萧栾最终咬了咬牙,三天来第一次出了院子,朝着珐琅院去了。
  
  萧栾的出现让整个珐琅院都震动了!
  
  这段时日,二爷和二夫人一直在闹别扭,甚至还有流言传出两位主子要和离,也有人说为此连世子爷也找二爷谈了一回。二夫人一向与世子妃、大姑娘投缘,下人们也猜到十之**这和离是不成的,但是就算是不和离,世子爷也不能逼着二爷去二夫人房里啊……二夫人若是没有子嗣傍身,这以后的日子能好吗?!
  
  一时间,府中上下议论得沸沸扬扬。
  
  如今一看萧栾竟然来了珐琅院,整个院子都骚动了起来,气氛瞬间就焕然一新。
  
  不一会儿,萧栾就被丫鬟迎进了东次间。
  
  “二爷。”周柔嘉从罗汉床上站起身来,笑着福了福,笑容温婉,“大嫂刚刚给我送了些茉莉花茶过来,二爷可要一试?”
  
  花茶什么的是妇道人家的玩意,又香又甜,萧栾平日里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可抵不住他现在心虚又尴尬,周柔嘉一说,他就迫不及待地应下了。
  
  淡淡的茉莉茶香很快就弥漫在屋子里,清新宜人,令人精神一振。
  
  萧栾磨磨蹭蹭地饮了大半杯茶,发现茶都快见底了,这才清了清嗓子,先把屋子里服侍的下人们都挥退了,然后才讪讪然道:“娘子,咳咳,我……我有话同你说。”萧栾表情僵硬地看着周柔嘉,一副欲言又止的纠结模样。
  
  周柔嘉也不催促他,仔细地又亲自给他添茶,眸光微闪,心里隐约知道萧栾想要与她说什么了。
  
  哎,抬手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萧栾咬牙心道,于是就结结巴巴地把他与曲葭月春风一度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当然略过了曲葭月想给官语白下药的事——这是他和曲葭月的事,自不能把官语白给扯进来。
  
  这一次,面对周柔嘉,萧栾说得比前两次还要艰难、羞愧。
  
  “事情就是这样……”萧栾面露愧色地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作了个长揖,不敢看周柔嘉,“总之,都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
  
  最后,他急忙又补充道:“还有,和离的事,是我太冲动了。”
  
  虽然把事情都交代了,但是萧栾却无法松一口气,有些提心吊胆地等着周柔嘉的宣判。
  
  周柔嘉看着萧栾神色间凝重了几分,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须臾,周柔嘉方才缓缓问道:“那二爷之前说要与我和离,可是想要迎娶那曲姑娘进门?”
  
  “不,不……”萧栾自是连连摆摆手,想了想后,斟酌着用词道,“我怎么会错上加错!”
  
  周柔嘉又问:“二爷,那我们不和离了?”
  
  萧栾拼命地点头,之后又不放心地补了一句:“我跟曲姑娘也不会再有半点干系。”
  
  两人四目相对,静默片刻后,周柔嘉捏了捏帕子,似有几分犹豫,但还是正色道:“二爷,我娘家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父亲兼祧两房,我娘这一辈子都直不起腰来。”说着,她言语间就透出了浓浓的苦涩来,神色黯然。
  
  萧栾有些手足无措,他也知道岳父多年来都是偏心二房,以致周柔嘉和岳母在周府没少受委屈。..
  
  周柔嘉继续说着:“自从我嫁给二爷后,二爷一直对我很好,我在王府过得很好,很快乐。”她仰起小脸看着萧栾,闪着水光的眼睛有些发红,眼神坚定,却又隐约透着一丝柔弱。
  
  她觉得自己对她很好吗?萧栾一时有些自豪,有些感动,又有些心虚。
  
  他一直觉得他对周柔嘉顶多算相敬如宾,怎么也没到“很好”的地步。不得不说,大哥虽然对自己这二弟还有侄儿煜哥儿都很混账,但是对大嫂那可真是好啊,那简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比起来,自己那是差得十万八千里了。
  
  没想到妻子的要求竟然只是这么一点,由此可以想象岳父以前有多亏待妻子了!
  
  而他,差点就变成了他所唾弃的岳父。
  
  想着,萧栾在愧疚的同时,心中升起了一股豪情壮志。
  
  他上前半步,一把握起妻子的一双素手,柔情款款地宣誓道:“嘉儿,我以后会对你更好的!我的妻子只有你,我会保护你还有我们以后的孩儿的。”
  
  他要让煜哥儿羡慕他的孩子有他这么一个好爹!
  
  萧栾越想越是热血沸腾,仿佛他的人生终于有了一个目标。
  
  萧栾那一声“嘉儿”让周柔嘉的表情变得更为柔和了,她看着萧栾的眼眸中有着依赖与信赖,笑道:“我相信二爷。”
  
  她以后一定会过得越来越好的。
  
  周柔嘉在心里对自己说,心里对大嫂南宫玥充满了感激。
  
  其实,前两天她已经得了大嫂的提点,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甚至于,连萧栾不知道的部分,她也知道了,比如曲葭月恐怕是诓了萧栾。
  
  哎,曲葭月的这件事,萧栾虽然是被人设计了,但是也正是因为他浑噩度日,才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如果经此一事,能让萧栾有所领悟,那也是因祸得福了!
  
  与周柔嘉的这番长谈后,萧栾心头的巨石总算是彻底落下了。
  
  这一夜,他睡得极好,一夜无梦,次日醒来更是觉得浑身一轻,宛若新生。
  
  萧栾神清气爽地出了门,亲自去白家铺子排队,买了四盒点心回去,一盒玫瑰饼送去给周柔嘉,一盒桂花红豆糕送去碧霄堂给小侄子,最后两盒桂花红豆糕则亲自拎去了青云坞。
  
  这求人当然要有求人的礼数。
  
  “官大哥。”萧栾涎着脸把那两盒点心双手恭送到官语白跟前,先吹捧了一番这两盒刚出炉的点心,然后又热情地招呼小四道,“小四,你也来吃一点吧。”
  
  吃人嘴软。歪在树上的小四没理会萧栾,倒是风行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笑嘻嘻地搓着手说:“二公子,我有没有份啊?”
  
  “当然有。”萧栾大方地把其中一盒点心给了风行,风行就不客气地捧着点心一边儿玩去了。
  
  官语白含笑地请萧栾坐下。
  
  青云坞里,除了院子里负责洒扫的粗使婆子以外,没有任何下人,官语白一向喜欢清净,喜欢自己动手,正要给萧栾斟茶,萧栾眼明手快地自己接手了。
  
  萧栾自小就是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公子哥,当然没伺候过人,但是抵不住他喜欢玩啊,斗鸡、斗蛐蛐,斗茶什么的,他都玩过,所以这泡茶斟茶的功夫做得也还算流畅漂亮。
  
  “官大哥喝茶。”萧栾殷勤周到地把茶送到官语白跟前,这才道出来意,“官大哥,我今天来,是想找官大哥再讨个主意……”
  
  萧栾完全没注意到躺在树上的小四脸又黑了,这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萧栾接着说道:“我想着呢,我每日这样无所事事的,也不是法子,官大哥,你看,我这文不成武不就的,能做些啥呢?”
  
  萧栾一脸信赖地看着官语白,他不敢去找萧奕,也不想去镇南王那里讨骂,思来想去,还是官大哥比较靠谱!
  
  顿了一下后,萧栾又想到了什么,急切地补充道:“官大哥,就是别送我去军营啊!”
  
  想到那血肉模糊、尸横遍野的战场,萧栾就打了个寒颤,颈后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自小就追随官语白冲锋陷阵的小四听得无语了,闭上眼睛,直接把萧栾的话都屏蔽了。
  
  官语白失笑,问道:“二公子,那么你自己想做什么?又擅长什么?”
  
  萧栾讪讪一笑,先是摇了摇头,跟着又问:“那个……吃喝玩乐算不算?”
  
  话出口后,他又露出懊悔之色,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官大哥,你别误会,我也就是贪玩,可不是什么败家子……”跟着,他就言辞凿凿地举例城中的赵公子是如何花费千金包养花魁,还有那钱公子是如何在赌坊输光了家业,孙公子又是如何被人骗了多少银子,相比下,他也就是每天和朋友喝喝小酒、听听小曲、斗斗蛐蛐、投投壶什么,虽然会输块玉佩什么的,那也是凑个兴致。
  
  说着,萧栾忽然发现不对,他似乎连擅长吃喝玩乐都说不上,平日里玩什么,好像都输人。
  
  自己居然连个纨绔公子哥都不合格!
  
  想到这里,萧栾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公子莫急。”官语白微微一笑安抚萧栾,然后又问,“那你可知道自己名下有多少产业?”
  
  萧栾再次摇了摇头,一头雾水。这跟他的产业又有什么关系。
  
  “有道是,攘外必先安内。”官语白提点了一句。
  
  萧栾有几分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他霍地站起身来,激动地抚掌道:“官大哥,我明白了!”
  
  他激动的声音惊起庭院里的一片雀鸟,振翅乱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