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83元帅

883元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萧煜是个很忙碌的孩子。
  
  每天一早,洗漱完用了早膳后,就要去义父那里读书玩耍;午后,要帮着爹爹照顾娘亲和弟弟;下午时常要陪着爹爹去书房办公;偶尔还要陪着义父出门。
  
  四月二十五日,小萧煜一早就跟着义父出门了,他们今日要去城南的万木书院。
  
  从上月起,萧奕和官语白就计划对私塾和书院的教书先生进行一场考试,筹备了一个多月后,这件事终于开始试行了。
  
  他们计划先在包括骆越城、和宇城在内的附近五城试行,这第一次的考试地点就设在骆越城的万木书院。
  
  笔试已经在昨日也就是四月二十四日举行,官语白昨晚连夜看了万木书院送来的那些试卷,今日他特意带着小萧煜一起来万木书院就是想见见这些先生。
  
  万木书院是南疆三大书院之一,虽然比起排名第一的清茂学院略显逊色,却是占地最广、规模最大的书院,就读其中的学子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的世家子弟。
  
  为了这次的考试,万木书院特意停学三天,今日的书院中空荡荡地,没有学子们来来往往地闲庭信步;也静悄悄地,听不到莘莘学子的朗朗读书声。
  
  万木书院的人早就得了消息,知道官语白今日要莅临书院,于山长和书院的几位先生亲自来大门口相迎,却没想到官语白还带了一个漂亮的男童一起前来。
  
  官语白是世孙的义父之事早就在骆越城里流传开来,于山长等人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皆是恭敬地作揖行礼道:“见过元帅,世孙。”
  
  “山长,还有各位先生,多礼了。”官语白微微一笑,在旭日柔和的光芒下,显得芝兰玉树,如惯常般作儒生打扮的他看来在一众读书人中毫不突兀。
  
  官语白如今是南疆的兵马大元帅,地位只低于镇南王父子之下,然而,在南疆见过他的人却不多,也唯有那些南疆军中将领以及那些曾去王府或碧霄堂参加过宴会的世家子弟有机会一睹他的庐山真面目。
  
  众人见他形容如此斯文俊逸,都是暗暗惊讶。
  
  “元帅请,各书院的先生已经在天席厅候着了。”于山长不卑不亢地伸手做请状,他虽是花甲之年,却仍然精神矍铄,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眸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官语白。
  
  关于这一次的考试,众书院早在半个月就隐约得了消息,本来以为就如同科举择才般是为了优胜劣汰,淘汰一些误人子弟的庸才。他们万木书院的先生各有所长,才学远超一般书院的先生,因此对于这次的考试,于山长原来并不担忧。
  
  可是昨日看了考卷后,于山长就意识到自己错了,世子爷和元帅安排这次考试的目的恐怕比他所预想得更为深远。
  
  众人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官语白和小萧煜往天席厅的方向而去。
  
  小萧煜是第一次来万木书院,一边走,一边饶有兴致地四下张望着,不时好奇地发问,他本来就人小腿短,如此一来,就走得更慢了,众人只得放缓脚步配合着他的步伐。
  
  慢悠悠地走过几条游廊,又穿过几个庭院,再绕过一个池塘,天席厅就出现在前方。厅堂四面的一扇扇槅扇大敞,一眼就可以望见那些穿着各色直裰的先生已经端坐在了厅堂里,似在交头接耳。
  
  直到厅堂中的一人率先发现了官语白一行人的到来,紧接着,厅堂里那数以百计的目光都射向了他们,目光炯炯地迎他们进入厅堂中。
  
  厅堂中坐了近百人,密密麻麻,众人的眼神各异,看着官语白的目光中有审视,有探究,有疑惑,也有不以为然……
  
  官语白牵着小萧煜镇定自若地往前走着,神色之间云淡风轻,他是一个驰骋战场、在数万人之间浴血厮杀的武将,又怎么会在意区区几个文人的视线。
  
  厅堂的最前方,摆了一张红漆木雕花大案,不过大案后只为官语白备了一把太师椅,书院的人也没想到世孙会来,急忙又临时搬了一把玫瑰椅过来。
  
  官语白和小萧煜分别坐了下来,厅堂里,静了一瞬。
  
  很快,那些先生就一个个地站了起来,齐声给官语白和小萧煜行礼。
  
  小萧煜在军营中见过更恢弘的场面,从头到尾都是嘴角弯弯,一点也不露怯。不过,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这屋子里的人跟军营那些高高壮壮、声音洪亮的将士们好像不太一样。
  
  小家伙睁着一双乌黑清亮的眼眸,兴致勃勃地打量着那些瘦弱的文人。
  
  官语白环视众人,不紧不慢地说道:“在座诸位都是饱学之士,本帅近来心中有惑,今日特请众位前来助本帅解惑。”
  
  四周又静了一静,在场众人也不是蠢人,心知官语白堂堂兵马大元帅,就算真的有难题,自可与谋士协商,哪里用得着问他们,解惑只是借口,要考教他们才是真。
  
  官语白停顿了一下后,就提问道:“各位先生以为,何为君,何为臣?”
  
  这个问题令众人有些惊讶,但随即便觉得自己的猜测果然不错。
  
  跟着,就听官语白直接点名道:“不知计泽先生可为本帅解惑?”
  
  一时间,数道目光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第二排的最右边。
  
  那里坐着一个留山羊须的中年文人,只见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作揖答道:“回元帅,君,一国之主也;臣,事君者也。”
  
  计泽回答得极为简练,显然不打算出彩,只求不出错。
  
  官语白接着又问道:“那么,何为明君,何为良臣,是否明君之侧多良臣?”
  
  闻言,厅堂之中已经有几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似乎体会到了昨日的考卷与今日官语白提问的微妙联系,甚至隐约猜出了下一题。
  
  计泽像是毫无所觉地又答:“明君乃励精图治、中兴家国之君;良臣,忠君报国利民者也。良臣择明君而侍。”说着,计泽半垂的眼眸下闪过一抹不屑与愤懑。
  
  “那么,何为忠君之道?”官语白抛出了他的第三个问题。
  
  原来如此!一旁的于山长心中暗道,恍然大悟,他之前想得还是太浅,原来这才是昨日的那场考试真正的用意。
  
  昨日的那张考卷中一共有二十题,论的并非是“君臣”,而是“师生”。
  
  第一题:何为师,何为生。
  
  第二题:是否严师出高徒。
  
  第三题:何为尊师之道。
  
  ……
  
  于山长心里唏嘘不已,官语白这些题出得委实妙极。
  
  自前朝起,君主信奉法家,主张尊君卑臣,认为乾纲独断的皇权才是为君正道,还时常宣扬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事实上,曾经的君臣并非如此,子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许多许多年前,君臣之间以师以友。
  
  不少人都是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而那计泽脸色微变,抬眼朝官语白一眼,他不愿作违心之言,因此久久没有作答。
  
  忽然,又有一个二十多岁的蓝袍青年霍地站了起来,正好撞在了身后的交椅上,发出刺耳的“咯噔”声。青年也不作揖,直接以挑衅的语气对官语白道:“要论‘忠君之道’,须知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那蓝袍青年目露嘲讽地看着官语白,镇南王府大逆不道,这官语白不过是萧家的走狗,还敢来论什么忠君之道,可叹可笑!
  
  官语白却是微微一笑,摇头道:“错了,要论‘忠君之道’,先谈‘为君之道’。”官语白不疾不徐地说着,引经据典,字字珠玑,“为君之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辞,信也。君忠于民,臣忠于君。”
  
  说着,官语白再次环顾厅堂,铿锵有力地又道:“然,为臣者,宁为良臣,勿为忠臣。众位以为如何?”
  
  话落之后,厅堂中安静了下来,那蓝袍青年一时哑然,气得满脸通红,只觉得官语白真是厚颜,他这分明是在自诩“良臣”。
  
  “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掌声在厅堂中骤然响起,众人下意识地循声看去,只见坐在官语白身旁的男童正兴奋地鼓着掌。
  
  义父真厉害!小萧煜目光炯炯地看着官语白,脸颊兴奋得一片通红。
  
  其实小萧煜根本听不懂义父说了些什么,但是只要义父说的,自然都是对的。
  
  很快,又是一道响亮的掌声加了进来。
  
  只见最后一排站起了一道青色的身形,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削瘦男子,他嘴角含笑,“啪啪啪”地击掌三下。
  
  于是,众人的目光便又从小萧煜那里齐刷刷地移到了他身上,那削瘦男子眉目疏朗,坦然地对着官语白作揖道:“元帅说得是。”
  
  顿了一顿后,他接着道:“良臣如后稷,身荷美名,君都显号,子孙传承,流祚无疆;忠臣如比干,己婴祸诛,君陷错恶,丧国夷家,只取空名。是以宁为良臣,勿为忠臣。”
  
  他的意思是良臣会使得君臣相得益彰,而忠臣如比干,却被暴君诛杀,灭其九族,然后国家灭亡,也就是空有忠臣之名罢了。
  
  官语白眸光一闪,指节在大案上轻轻叩动了两下,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削瘦男子。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他微微挑眉,问道:“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那削瘦男子强压下心头的喜悦,正色回道:“学生季明。”
  
  官语白正欲再言,眼角却瞟见身旁的小萧煜对着那自称季明的男子招了招手,“你,过来。”
  
  季明怔了怔,便大步流星地上前,走到那张红漆木雕花大案前,对着小小的男童请示道:“不知世孙有何指教?”
  
  小萧煜对着他露出和善的笑容,从荷包里掏出一个金猫锞子递了出去,学着他爹的口吻说道:“赏你的。”
  
  小萧煜当然也听不懂季明刚才说了些什么,但是对方既然为义父鼓掌,那就是个聪明人。
  
  季明瞥了一眼官语白的面色,就收下了,作揖道:“谢世孙。”
  
  见状,官语白嘴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又道:“季明,你明日来一趟镇南王府。”
  
  季明不由双目一瞠,急忙应下:“是,元帅。”他的音调不受控制地微微拔高,眸子闪闪发光。
  
  此时此刻,厅中的大部分人都朝那瘦削男子投以艳羡的目光,心里不由浮现了一句话: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季明今日得了官语白的赏识,以后必然前途无量,从此是要扶摇直上了!
  
  这读书人又有几个不想货与帝王家,不少人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复杂,后悔,惋惜,羡慕,皆而有之,哎,刚才应该抓住机会让官语白见识他们的才华才是!
  
  不,他们还有机会的!
  
  有些心思活络的人立刻就想明白了什么,今日官语白特意来万木书院一方面是进一步考核他们这些传道受业的先生,除去混杂其中的一些“糟粕”,另一方面分明也是为了替王府择贤,为了让南疆的读书人知道镇南王府求贤若渴。
  
  是啊,南疆马上就要立国,一旦越国建立,可不就是需要大批的文臣来协助君主治理国家!
  
  想着,不少人的心都热了起来,血脉沸腾,只觉得雄心壮志终于有机会实现,一个个都是目光灼灼地恭送官语白和小萧煜离去,心中燃起了期待与希望……
  
  “簌簌……”
  
  初夏的暖风阵阵,拂动枝叶,也吹得众人心情荡漾。
  
  离开万木书院后,官语白就带着小萧煜直接回了镇南王府,这时,刚到午时,炎炎烈日高悬于蓝天之上,洒下缕缕灼热的光芒。
  
  小萧煜顶着日头欢快地跑回了碧霄堂,没一会儿,额头和颈后已经溢出了一层薄汗。
  
  乳娘和丫鬟们怕他着凉,赶忙服侍他沐浴更衣。
  
  而亢奋的小家伙不太安分,在暖呼呼的浴桶里手舞足蹈,把水溅了一地。
  
  乳娘刚伺候他换上肚兜和中衣,他就兴冲冲地跑去找南宫玥,急切地把今日在万木书院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比手画脚,讲到花草树木时口齿清晰,等说到众人论君臣时,他就是含含糊糊,特别强调了他给义父鼓掌以及赏赐了金猫锞子的事。
  
  小家伙如此兴奋,南宫玥也不忍心打击他的积极性,不时配合地点头应声,其实听得云里雾里。
  
  等小萧煜说完以后,小萧烨也醒了,他似乎知道哥哥回来了,眼珠子朝小萧煜的方向转去,亲热地发出“咿呀”的声音,似乎在和小萧煜打招呼。
  
  “弟弟醒了!”小萧煜闻声冲了过去,随手抓起一旁的拨浪鼓,熟练地甩动起来,逗弟弟玩。
  
  小萧烨就好奇地盯着那甩动的拨浪鼓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灵活地转动着。
  
  小萧煜觉得有趣极了,忍不住说:“娘,弟弟像小橘!”
  
  小橘也是这样,他要是拿着一根狗尾巴草甩来甩去,小橘就会一直盯着,然后冷不防飞扑过来……
  
  闻言,一旁服侍的海棠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姓萧的人一个个还真是眼神清奇。
  
  连南宫玥都有几分忍俊不禁,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句话。
  
  就在这时,小萧煜忽然感觉手腕一紧,低头一看才发现小萧烨不知何时伸出小肉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腕,攥得紧紧地。
  
  小萧煜眨了眨眼,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娘,弟弟抓住我了。”
  
  哈哈,弟弟果然像小橘!
  
  小萧煜细细地打量着弟弟,越看越觉得弟弟像小橘,尤其是那双无辜的大眼睛!
  
  想着,小萧煜伸出另一只手,像平日里撸小橘的下巴一样在弟弟肉乎乎的下巴上轻轻地勾了两下。
  
  小婴儿觉得痒极了,“咯咯”地笑了出来。
  
  他的笑声极具感染力,引得他的小哥哥也跟着笑了,南宫玥和丫鬟们也是掩嘴轻笑。
  
  屋里屋外荡漾着众人欢快的笑声。
  
  与此同时,今日发生在万木书院的事口耳相传地在那些文人学子之间急速地传开了,讨论得沸沸扬扬。
  
  官语白趁热打铁,继续推进这种模式,开始在南疆的其他城镇也安排了同样的考试,再把所有考卷集中到骆越城审核,没几日,这件事就成为了南疆的文人学子最关注的话题……
  
  不过,对于南宫玥而言,这些事也就是秋风过耳罢了,她的注意力多集中在了小萧烨身上,满月后的小家伙变化越来越大,表情更丰富了,醒着的时间变长了,会抬头了,小肉脚踢被子的力道逐渐增强,握着拳的小肉爪一不注意就往他自己嘴里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